2006-11-12

Das Parfum 香水

前一陣子回家的時候,拿【風之影】給大姐時,他也借我一本徐四金的【香水】。這本書看起來已經買了好幾年的樣子,但大姐說他重看還是覺得很好看。於是在火車上站著回桃園的途中,這本書變成我消磨時間的讀物。 主角葛奴乙,其實難以回答他是怎麼樣的人,不是善類也不是壞人。他所作的只是任憑感覺而為,追隨慾望-將極致的香氣占為己有。為了這個目的,他可以等待、精煉;人世間的道德、規範對他本是身外物,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出「人是群體動物」這回事。如同惡魔般的存在,應該是因為他剝奪了他人生存的自由。謀殺二十六個少女,只為了奪取迷人的體香,謀殺過程在書中看來輕描淡寫的很,除了第一位沼澤街巷子裡的紅髮少女以及最後那如同皇冠上中央頂端的擁有全世界最獨特的香氣少女外,其他只是在書中提起而已,而著重於取香的過程。且與他有關的人最終都不得善終。得到這只要一滴就讓人着魔、讓他瞬間從罪犯變成救世主,讓死刑現場變成不堪的淫亂地獄,世界最令人神魂顛倒的香水之後,它存在的理由也消失了,最終在惡臭的巴黎鐵店街上,死亡垃圾場處,將它灑光於自己身上,讓各種敗類聞到之後,愛的吃他的肉、啃他的骨。就這樣消失如同人世間不曾有過這個人似的。 這本書的好看便在於整本書是由氣味構成的,18世紀的巴黎在作者的描寫下,是各種氣味組合而成的街道,而建築什麼的都不存在。由於挑戰性高,且作者惜書如金,1985年以來從未被翻拍過,直到今年才推出。12/8台灣便要上映,有興趣可以去觀賞,雖然還是被評為拍不出原著對於氣味的描寫。 中文官方網站 Posted by Picasa

1 則留言:

  1. 去書局看了新譯本之後,隨意翻了兩個片段。感想是還是舊譯本翻的好。

    第一個是奶媽香 畢喜帶著斷奶的葛奴乙要還給教會時,說吸到連骨頭都吸乾了,而新譯本只講到奶都快被吸乾了,這兩者的感覺就有差異了。

    第二個是死刑現場,新譯本出現"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的句子,中文詩詞的意境當然高,只是套在翻譯的文學上,怎麼看祇覺得格格不入。

    回覆刪除

本網誌不但謝絕各式廣告,也支持發言自由,但請讀者俱備網路禮儀、尊重他人,謝謝!
如在發表超過30天的文章留言的話要經過審閱,留言才會秀出唷!因此請勿重複留言,不是電腦壞去,是在待審留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