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09

七先生之死

一開始聽到這項消息時,我心中的感覺並不覺得有什麼哀傷的,只是嘆息憂鬱症這項文明病又帶走一條人命了。可能是他在我生命中並未佔有什麼地位,中學時期七先生事績我已無啥記憶,接著模仿呂秀蓮我根本也沒印象。這使我想到電影"楚門的世界"一旦楚門獲得自由達到電影最後的高潮之後,人們也只想轉台找尋其他的刺激而已,藝人的舞台生命就是這樣的短暫,也因此我無法有多少的緬懷。 整件事情深究來說,似乎在我們的身邊都會發生,只不過由於他是名人而被放大檢視罷了。 另一方面,媒體每天不斷地重複播報,時時刻刻都在想盡辦法能挖出題材,但卻也不顧新聞品質,巨細靡遺。連什麼落觀陰、遇鬼傳說都報導出來;追思會的治喪費用需2000萬也未經證實直接上架,怎麼想也不太可能是這種數字啊~為何要這樣耗費我們的耳目呢?每每新聞媒體都以詳盡報導新聞,評斷交給觀眾負責當作擋劍牌,但我們所接受的卻是這般亂七八糟的新聞,或更意有所指的引導輿論,只覺得更令人煩心。因此關掉電視,大致瀏覽網路新聞即可。 P.S. 不過倪家不是說很窮嗎?倪敏然的兒子要買個治喪服居然跑到京華城去買,隨便一件上衣,商家打八折後還要1980元,褲子也是2000多元。我忽然覺得對他們而言,貧窮的定義是否與一般人的標準不同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本網誌不但謝絕各式廣告,也支持發言自由,但請讀者俱備網路禮儀、尊重他人,謝謝!
如在發表超過30天的文章留言的話要經過審閱,留言才會秀出唷!因此請勿重複留言,不是電腦壞去,是在待審留言中...